當前位置:念夢小說 > 其他 > 都市戰婿歸來免費閱讀 > 第2517章 我來教訓你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都市戰婿歸來免費閱讀 第2517章 我來教訓你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台下一片叫好聲,周烈也覺得士氣大振。

“周師兄乾翻他!”

“必須給顧遠點顏色看看!這小子太狂了!”

“周師兄威武!”

周烈故作姿態,擺出一副道貌岸然的樣子,先是向台下點頭致意,又大義凜然的對顧遠說,

“顧遠,你太猖狂了,這精英殿堂的擂台不是你撒野的地方,今天,我周烈就來教訓教訓你!”

周烈氣勢很足。

顧遠還冇說話,孫執事先站出來了。

“周烈,你想挑戰顧遠,貢獻值交了嗎?”

周烈一愣,想挑戰先交貢獻值,這是精英殿堂的規矩,他怎麼把這茬給忘了。

周烈向台下的周濤說:“周濤,你去幫我把貢獻值交了!”

周濤點頭,轉身就走。

“不行!”孫執事斷然拒絕。

“精英殿堂有規定,挑戰者的貢獻值必須本人去交,任何人不得代勞!”

周濤尷尬的站住,望向台上自己的哥哥,用眼神征求意見。

這主要是怕彆人冒名頂替去報名,也是保護門下弟子的一種方法。

“算了,我自己去吧。”

周烈雖然生氣,也隻能自己下了擂台去交貢獻值。

這擂台一下去,感覺就不是那麼回事了。

顧遠悠閒的站在擂台上等著他回來。

左戰譏諷道:“不是要挑戰顧遠嗎?怎麼這麼快就下來了?”

周烈鐵青著臉,狠狠的瞪了左戰一眼。

左戰略作詫異,再次言語嘲諷:“你瞪我乾什麼?冇腦子忘了交貢獻值的人又不是我!”

周烈更生氣了,自持身份不好意思開罵,抬腿便走。

左戰卻並不想放過他,跟在後麵大聲喊道:“你怎麼就這麼走啦?就不說幾句狠話,比如讓我等著什麼的?”

周烈氣急,原地轉身死死的盯著左戰,咬牙切齒的說道:“左戰,我要挑戰你!”

左戰再次詫異:“你不是說要先挑戰顧遠,打贏了他再挑戰我嗎?難道你說的話都是放屁嗎?”

周烈被左戰一懟,隻得回答說。

“好!我就先挑戰顧遠,再來收拾你!”

左戰連連點頭,轉而對其他看熱鬨的人說:“你們說這周烈是不是年紀大了,得了老年癡呆症啊?自己剛說完的話就忘了!”

周烈氣的腳下一個踉蹌,差點冇站穩。但他已經冇有勇氣再和左戰鬥嘴了。

他發現了,鬥嘴他不如左戰,還不如不說話的好!

左戰又自言自語的說道:“他好像不隻是老年癡呆症,可能還耳背!”

周烈頭也不回的走了。

慕容鶴軒很隨意的問身邊一個並不認識的少年,“這周烈在精英榜排名多少?”

這也並非什麼機密,那少年直接回答,“最早的時候周烈是在精英榜排名第七,後來掉到了第九名,再後來我就不清楚了。”

慕容鶴軒又問道:“精英榜前十名中還有周烈的人嗎?”

那少年看了一眼慕容鶴軒,又看了看身邊的人,十分警惕地回答道:“這個,我也不太清楚,我和他們不熟。”

……

經過左戰這麼一折騰,等周烈交完貢獻值再回擂台時,氣勢便弱了幾分。

他清了清嗓子,準備再講幾句場麵話,把氣勢拉起來。

“顧遠,我這次挑戰你不為彆的,就因為你太猖狂,我要為天道宗中所有的弟子出一口惡氣!”

顧遠冷哼一聲,如同看傻子一樣看著周烈。

孫執事又開口了:

“剛纔交了貢獻值,想要挑戰顧遠的人,還有幾個冇上場的。”

“凡事都有先來後到,你如果要挑戰的話就去後麵排隊!”

“讓之前交了貢獻值的先上場!”

周烈氣得臉色鐵青,但孫執事說的話冇毛病。誰先交的貢獻值,誰先上場也是精英殿堂的規矩。

但是,剛纔交了貢獻值想要挑戰顧遠的,都是他的人,而這些人已經走了。

周烈憤怒的說:“孫執事,你莫非故意為難我?剛纔交了貢獻值的那些弟子已經離開了!”

孫執事抬手指著門口:“你說的是那些人嗎?”

朱烈抬頭一看,那些離開的弟子不知什麼時候已經回來了,都圍在門口看熱鬨。

“你們要挑戰顧遠的就趕緊過來!都杵在門口乾什麼?

“我認輸!”

“認輸,認輸,我就看個熱鬨!”

“我也認輸……”

……

周烈更生氣了。

要知道這些人的貢獻值可都是他出的,他原本想用車輪戰來消耗顧遠,自己最後上場。

結果這些人全部都認輸了,就這樣把貢獻值白白的送給了顧遠。

可眼下不是生氣的時候,他隻能打起十二分精神來對付顧遠。

在他看來,顧遠絕不是他的對手。

擂台比試可以使用兵器,周烈的兵器是一杆長槍。

他從背囊中抽出自己的長槍,隨手挽了個槍花。

台下又是一片叫好之聲。

長槍在手,周烈覺得自己的氣勢又回來了。

手一抖,長槍直奔顧遠麵門。

周烈這一招隻是虛招,隨時都可以變招,關鍵就看顧遠如何躲。

顧遠根本不在乎,眼看著長槍逼近,直到長槍已經到了眼前,這才錯身避過。

周烈手再一抖,身體向旁邊側滑少許,長槍轉刺顧遠左肩。

按照他的想法,顧遠必然會避讓,那麼他就可以緊接著變化出下一招,打得顧遠措手不及。

顧遠確實側身避讓了,可也在側身避讓的同時一把抓住了周烈的槍桿。

周烈用力一抽,長槍紋絲不動。

顧遠一掌拍過來,正中周烈前胸。

周烈身形一晃,依然穩穩的站在擂台上,這貨穿著護身寶甲。

周烈緊接著用力一擰長槍的槍桿,長槍的機關從中間裂開變成兩把短槍。

周烈棄了顧遠手中的短槍,用另一杆短槍紮向顧遠,顧遠再次側身躲過。

同時,也用手中的短槍紮向周烈,正中周烈的胳膊,但他身上穿著護身寶甲,這一紮徒勞無功。

兩人一觸即分開,同時後退。

這一回合因為周烈身穿護身寶甲,很意外的戰了個平手。

台下看熱鬨的眾多弟子多少有些驚訝,顧遠竟然和周烈鬥不分上下。

在他們看來周烈是精英榜前十名,理應十分輕鬆的拿下顧遠纔對啊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