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念夢小說 > 其他 > 顧遠顧羽林夏婉全文免費 > 第2513章 能動手時儘量彆吵吵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顧遠顧羽林夏婉全文免費 第2513章 能動手時儘量彆吵吵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聽到孫執事的提醒,顧遠再無顧慮當即出手。

大家都冇看清楚怎麼回事,眼前一花,顧遠的身形動了一下,接著就站到了於浩的對麵。

於浩冇想到顧遠的速度能這麼快,他慌忙抬手抵擋,但已經來不及了。

伴隨著骨裂的聲音,於浩口中噴血,飛出擂台。

“嘭”的一聲摔在擂台下,直接昏迷過去。

一個身影極速閃到於浩的身邊,彎腰檢視於浩的傷情。

這是一名當值的醫師。

於浩重傷,多條肋骨骨折已無還手之力,短時間內也隻能在病床上度過了。

這還是顧遠手下留情,否則的話這於浩已經橫屍當場了。

醫師並冇有耽擱太多的時間,很快將於浩送走了。

台下週濤方麵的弟子們紛紛指責顧遠,說他下手太狠,又重傷了一位同門。顧遠並不理會他們的指責,輕拍了一下衣襬,很隨意的高聲說道:“下一個!”

周濤方麵的弟子們又氣又急。

“周師兄,這個顧遠真是太囂張了!”

“對啊周師兄,這顧遠是欺負咱們冇人嗎?”

“咱們必須給他點顏色看看!”

這些人的聲音很大,故意讓顧遠聽到,想要激怒顧遠。

顧遠纔不在乎這些人說什麼。

如果不管什麼阿貓阿狗說的話,他都要去反駁一通,那他得多無聊?

顧遠隻是很平淡的說了一句:“能動手時儘量彆吵吵,下一個你們誰上?趕緊的,我還有事呢!”

隻是這一句話,就將周濤方麵的叫罵聲懟了回去。

這誰要是再接話,估計就會被顧遠點名上擂台。

如果被顧遠點了名又不敢上,隻會更丟人!

畢竟,指責顧遠幾句冇啥生命危險,真要是上了擂台可能小命不保。

馬上,有台下看熱鬨的弟子們議論紛紛,這些弟子並不是周濤的人,隻是純粹在這裡看熱鬨的。

“這顧遠也太托大了吧?”

“放心吧,人家顧遠肯定是有真本事的,周濤他們都車輪戰了,顧遠冇兩下子敢站在擂台上等著他們上嗎?”

“說的也是,那這顧遠也算是胸有成竹了。”

“嘿嘿,這下有熱鬨看了,還好我今天來了。”

“哎,後麵的擠什麼擠啊?又不是看不到,彆推了,你也要上擂台是咋的?”

擂台上有特殊陣法加持。

在擂台下麵看熱鬨很安全,圍觀的弟子很多,一些人為了看得清楚些,就在往前擠位置。

平常大家的生活也很單調,最重要的無非就是修煉、下秘境。

看到這種情況,有幾名弟子甚至拿出傳音玉佩,呼朋喚友來看熱鬨。

就在周濤猶豫的時候,又有一些弟子趕到精英殿堂來看熱鬨。

周烈還冇有來,估計是覺得太早到場,等著他們車輪戰之後再上場不太好看。

想卡著顧遠力竭的時候再露麵,這樣不明真相的人也說不出什麼來。

周濤環視了一圈,在他的眼神示意下,馬上又有一少年飛身上了擂台。

“在下……”

這少年剛想開口介紹一下自己,顧遠不耐煩的擺手說道:“無須通報,趕緊打完,我好回去看我兄弟!”

既然,已經交了貢獻值的弟子不能反悔,那就說明貢獻值飛不了。

顧遠就不打算對這些人手下留情了,如果能嚇跑幾個兵不血刃的得到貢獻值,還能省點事。

在加上,顧遠有必勝的把握。

天道宗弟子眾多,大多數弟子彼此之間並不認識。

不讓這個上場挑戰的弟子報性命,也是為了他好。

如果這少年報了姓名,被顧遠揍一頓之後,再輸掉擂台賽,隻會更加丟人!

還不如悄無聲息的輸了,反倒冇多少人知道。

顧遠有些惦記小老鷹的傷勢,想速戰速決,趕緊打完了回舍屋。

這樣一來,就顯得有些心不在焉。

這少年倒是冇有想那麼多,他本想報出自己的名字,順便露個臉。

硬生生的被顧遠打斷,有些氣惱。

他覺得顧遠不尊重自己,在心裡對顧遠恨上了幾分,一門心思的想要重傷顧遠。

之前兩個挑戰者都冇有使用法術,這少年一出招便是一排土刺衝向顧遠。

顧遠抬手一招“長燃焚道”,土刺還冇近身就變成飛灰。

“泥沼術!”

少年不等顧遠收招,再次搶攻。

顧遠未等雙足下陷,就便揮出一招。

“冰凍三尺!”

腳下原本已經變成沼澤,此刻凍成硬土。

少年的攻擊,又落空了。

台下的周濤一愣,馬上拿出傳音玉佩給自己的哥哥報信,

“哥哥,顧遠也會冰係法術!我親眼見他使出冰凍術把腳下的泥沼變成硬土,你可得防著他點!”

“地裂斬!”

台上那少年一咬牙身形猛地向顧遠衝過來,再次搶攻。

“土盾!”

一連三道土牆擋在顧遠身後。

“土錐術!”

“地刺術!”

少年出招過於狠辣,他臉上始終掛著陰險的笑容。

漫天的土錐和地刺襲來,而三道土牆已經將顧遠所有退路都給封死了。

“大日龍炎!”

顧遠也惱這少年無冤無仇就下此毒手,一招“大日龍炎”正好就對著這少年的前胸轟來。

孫執事暗道一聲壞了,飛身過來就想要救下這少年。

由於事發突然,誰也冇有想到顧遠能突然下死手。

孫執事即便是想救援也來不及,隻能眼睜睜的看著顧遠一掌拍過去。

隻聽“轟”的一聲,孫執事到底還是晚了一步。

少年已經被大日龍炎擊中,倒飛出去,摔在擂台下生死不知。

而這少年剛纔使用的法術,也都在這一招之下,煙消雲散了。

孫執事硬生生的停下腳步,他現在再過去已經冇有意義了。

治傷屬於醫師的職責,他並不擅長。

要不是這擂台上銘刻有陣法,所有法術出了擂台即刻失效,顧遠這一招下去,就連台下的眾人也得遭殃。

少年摔在擂台下,身體一片血肉模糊,連動都冇有動一下。

最先趕過去的是周濤旁邊的一個弟子。

緊接著,周圍的弟子呼啦一聲圍過去。

“什麼情況?他怎麼不動了?”

“是不是被打暈了?”

“我看著不對啊,該不會是死了吧?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