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念夢小說 > 都市 > 絕世萌寶要翻天 > 第2223章 逆子總比逆來順受好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絕世萌寶要翻天 第2223章 逆子總比逆來順受好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石子瘦抬起橫肉堆積的手憤然一指,瞪目怒道:“葉楚月,你是想訛我淩雲山吧,誰要你代卿若水受罰了。”

“石師兄說的對,我不該訛淩雲山。”楚月順著他的話說。

石子瘦還冇得意一會兒,就見大長老闆著臉嚴厲的道:“若水受罰的起因都在於你石子瘦,你非但不思悔改,還在這裡耀武揚威,你就是這樣給觀海兄長臉的?身在宗門,就得有宗門的規矩,無規矩不成方圓,觀海兄,這五百顆上品聚元丹,你淩雲山必須出。”

“大長老是在威脅我了?”石觀海也不是吃素的。

五百顆上品聚元丹,都能培養一名內門陣法師來。

陣法師的基本要求,就是元神意誌力的強大。

更何況,石觀海儲存在淩雲山的聚元丹,是另有用途的,豈能白便宜了這小子。

“誰能威脅的了你?”大長老拂袖喝道:“你若不交出聚元丹,那就開宗門大會,請閉關的老祖宗們出來評評理。”

海神界十大宗門,都有各自的老祖宗坐鎮。

宗門老祖,早年壽元之火燃儘前,會自取元神,幻化為己身,留下來庇護宗門。

而隻有百星武神境以上的強者,才能幻化元神。

因而,宗門與宗門之間,老祖宗的數量和實力,也是底蘊深厚之一。

“大長老何必動怒呢,左右不過五百聚元丹的事,石某又不是不給。”石觀海忍著肉痛道:“稍後,我會把聚元丹送去天驕山。”

“不用了,老朽現在就去你淩雲山上取,少一顆,你都攤上事了。”大長老不管石觀海的顏麵,扶著楚月想交給雲喚海夫婦,最後還是決定交給卿若水,而後徑直走出了淬魂宮,直奔淩雲山而去。

石觀海看著大長老的背影眉頭緊皺,十足的慍怒,心想大長老最近不過狼王風主走得近了些,竟如此的張狂。

“楚月。”山月夫人發話道。

楚月虛弱的看向她。

“跪下,給觀海長老賠禮道歉。”山月夫人橫眉冷道。

石觀海哼了一聲,雙手負於身後襬起了長老的架子,等著少年的下跪。

妖冶羸弱的少年沉默了良久,忽而蒼涼的笑了一聲。

“你笑什麼?”雲喚海不悅地問。

楚月站在莫漂泊的立場上說,“我漂泊半生,不曾期盼過家,你們給了我回家的希望,如今又生生的扼殺掉了。我幼年時,你們為了生存把我賣掉,如今我歸來星雲宗這麼久,你們何曾與我說過一句體己話?如若這就是父母的話,我不要也罷。”

“你——”山月夫人怒到胸口此起彼伏,“我是為了你好,你卻不領情,你這個逆子。”

“逆子總要比逆來順受好。”楚月冷笑,“你們若心裡從未有過我,不在乎我的冷暖死活,又何必把我喊回星雲宗呢?”

她很不理解雲喚海夫婦的做法,既是親生的孩子,還是家中的獨子,在這男尊女卑又重男輕女的時代,為何要冷血到像是毫無情義?

哪怕她很不想承認,但當她通過鼓靈小骨回首往昔的時候,楚雲城把她丟下無間地獄之際,眼睛裡是有淚的。

“你以為我們很想讓你回來?”雲喚海怒道。

山月夫人給了雲喚海一個眼神,雲喚海才自知說錯了話,緊閉著嘴什麼也不說了。

“葉楚月,你混跡在流光海域,誰知道你這武神境是怎麼修煉來的,父母之愛子,也要愛光明磊落浩然成風的孩子,而不是像你這樣油腔滑調自以為是不理解父母之辛苦的人。”山月夫人厲聲道。

楚月半眯起了清幽的黑眸,綻開了清淺的笑,看來,讓她回星雲宗著實是另有其人,而這雲喚海和山月夫人,肯定還藏著不可告人的秘密。

他們之所以這麼厭惡“莫漂泊”,無非有三點,要麼是因為看見“莫漂泊”會想起當年不堪的歲月,從而看到了曾經不堪的自己,要麼就不是莫漂泊的親生父母,至於其三,那就是她的回宗,從某個角度上說,會危害到雲喚海夫婦的利益,乃至於是其它。

究竟因何而為,楚月暫時還不知曉。

“山月夫人,你這麼說話,弟子不愛聽。”卿若水忽然出聲,“葉師弟,是這世上最光明磊落的浩然之人,若連她都不是浩然君子,那這世上恐怕都是牛鬼蛇神當道,而無心懷狹義者的一席之地了。”

山月夫人冇想到卿若水會與自己對著來,臉上有點兒掛不住。

寧夙咬了咬牙,猶豫再三,挺直腰板,豁出去似得說:“若水師兄說的對,月兄她是最良善的人,山月夫人作為母親,不該那樣說她。”

“好啊,一個兩個以下犯上,是想再嚐嚐淬魂鞭的滋味了嗎?”山月夫人陰冷道。

卿若水、寧夙誰都冇往後退,師弟為他們承受了一萬淬魂鞭,這份恩情,要半條命才能回報。

楚月多看了卿若水寧夙兩眼,削薄的唇輕輕勾起。

星雲宗這個地方,倒是比想象中的還要有趣。

在宗門,以下犯上,那可是大罪,要不然的話卿若水也不至於被罰七千鞭。

“母親。”雲芸喊了聲。

山月夫人的臉上堆滿了笑。

雲芸抬手揉了揉眉心,輕聲說:“我的頭風好像犯了。”

雲喚海和妻子都緊張到不行,忙去扶著雲芸回去,把葉楚月這個人給直接的拋諸腦後了。

楚月輕輕挑起了眉梢,好整以暇的望著這母慈女善的溫馨一幕。

“楚哥哥。”雲羽拽著楚月的衣角,小心翼翼的說:“你不要生母親的氣,我會多跟她說的,還有,你要照顧好自己哦,遭了淬魂鞭,元神很疼的,好在阿姐終於聽了我一次話,纔會把八品聚元丹給你,可見阿姐心裡還是有你的。哥哥,我先回去了,我下回去天驕山上看你,給你帶好多好多好吃的呢。”

雲羽揮揮柔嫩的小手,唇紅齒白,明眸善睞,再加那身如柳絮似得柔柔弱弱模樣,叫人心生仁慈與喜歡。

她似天真無邪的少女,漫步走在邪惡遍地的淬魂宮,沿著光的方向踏到空氣新鮮處。

待人走遠,楚月依舊在凝望著雲羽消失的方向,臉色深沉,若有所思。

“月兄,你也覺得羽姑娘挺好的是吧?”寧夙說。

楚月滿麵嚴肅,“寧夙師兄,我來宗門時,你為何會想著來捉弄我,還請說一下緣由。”

寧夙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,“是雲芸小姐讓的。”

“她親口跟你說的?”

“不是,是我從羽姑娘發呆時的自言自語裡猜出來的。”

“寧夙師兄。”

“怎麼了?”

“你知道世上有一種死法,是被蠢死的嗎?”

“……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