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念夢小說 > 科幻 > 寧塵蘇千雪免費閱讀全文 > 第一千八百六十六章 神醫還是凶手?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寧塵蘇千雪免費閱讀全文 第一千八百六十六章 神醫還是凶手?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霍薄言直接把葉熙調配的毒藥,強行的餵給了他們吃下。

兩個人都露出了驚懼的表情,可很快的,他們的表情就變的痛苦,猙獰,發出了無法忍受的慘叫聲。

“這是什麼,霍薄言……你給我們吃了什麼,你要毒死我們嗎?”

“好痛,全身好痛。”李龍在地上翻滾著,已要痛不欲生了。

霍薄言立即拿出另一個瓶子,給他們看:“這是解藥,隻有一人份,你們誰想活下來,就看你們的選擇了。”

“我……我想要。”李龍已經忍受不了,立即舉起了手:“我要,我說,我全都說。”

另一個男人立即一把拽過李龍,然後對霍薄言說道:“他根本什麼都不知道,把解藥給我吧,我願意配合……我願意。”

霍薄言立即對旁邊的張虹打了一個手勢。

張虹立即拿出錄相設備。

”誰是慕後的主使者,有多少人?他們都在什麼地方?”霍薄言冰冷的問出聲。

那個人立即痛苦的喘氣回答:“有五個人,他們的名字,我不知道,他們都是以代號為主的,我隻知道,他們的代號分彆叫…金木水火土,用的是五行為主,水和土是女人,我隻知道這些,至於他們在什麼地方,我不知道,他們居無定所,根本不會告訴我這些的。”

霍薄言和陸澤寧互相看了一眼。

“你以為我會相信嗎?你在說謊。”霍薄言冷酷的懷疑。

“我冇有,我發誓,我冇有,求你了,給我解藥,我要死了。”那個人的意誌力,徹底的崩潰了,而在他旁邊的李龍,已經痛暈過去了。

霍薄言又開口質問:“你在他們的組織扮演什麼角色,這次又是誰命令你過來殺我?”

“我隻是他們的一個小頭目,是代號火的那個人叫我過來的,他給了我五百萬,我根本上不了檯麵,他們是一群集團聯合在一起的,非常可怕……求你了,給我解藥吧,我真的很痛。”男人此刻哪裡還有意誌可言,就連死都不怕了,可就是受不了這種骨頭被砸的痛楚。

霍薄言相信,他說的有幾句真話了。

他冷哼一聲:“如果你早一點說出來,就不用受這些罪了。”

陸澤寧的表情,陷入了深思。

父親會是五個代號的其中之一嗎?

陸澤寧的頭,開始疼痛起來了,他真的不希望這是真的。

霍薄言給了那個人解藥,他疼出一身的冷汗,就跟在鬼門關走了一圈一樣。

“澤寧,我們回國吧,把這個罪人帶回去,讓法律製裁他。”霍薄言跟陸澤寧離開了地下室,在陽光下,霍薄言開口說道。

“你要把他帶回國受審?”陸澤寧的表情有些驚訝:“可萬一有人要救他,他有可能逃出生天。”

霍薄言眸底閃動著獵人般的鋒芒:“這不是更好嗎?我就怕冇有誘餌,釣不出大魚,把這兩個人帶回去,成為最好的誘餌,我倒是想看看,誰要來救他們,又有誰,要滅了他們的口。”

陸澤寧後背瞬間冒了一片冷汗。

原來,霍薄言在設陷阱。

“好,這的確是一個很好的辦法。”陸澤寧微笑點頭,很支援。

霍薄言得到了一些資訊,但還不足於讓他把幕後的人全部查出來。

既然已經辦好了事,霍薄言也決定回國了。

葉熙正在幫他收拾東西,以前懶散的她,也開始學習當一個優秀的家庭主婦了。

隻是,她把他的衣服,疊的不成樣子,看來,她隻能成為一個主婦,卻不可能是成為一個優秀的主婦。

霍薄言沉思了一會兒,回過頭,就看到葉熙在幫他整理行李,他薄唇輕揚,心情也跟著好了起來。

“小熙,真冇想到,你還會疊衣服。”霍薄言打趣她。

葉熙白了他一眼:“你這是在嘲笑我嗎?”

霍薄言笑意加深,搖頭否認:“不是啊,我是在讚賞你。”

葉熙嗔了他一眼,把他的衣服一件一件裝進了箱子裡。

霍薄言走過來幫忙,當他的手壓下去時,故意壓在她的手背上。

葉熙隻覺的男人的掌心又熱一燙,俏臉一紅。

霍薄言抓住她的手,握在掌心。

突然之間,空氣上升了,葉熙有些猜不透男人的心思。

“怎麼了?”葉熙不由的問。

霍薄言眸底閃動著溫情,低沉道:“小熙,謝謝你。”

葉熙有些難為情:“謝我什麼啊?”

“謝謝你不遠千裡的趕過來,救了我的命,還幫我解決了麻煩。”霍薄言滿臉真誠。

葉熙眸子閃動著,呆呆的望著他的俊臉,發自內心的說道:“你是我孩子們的父親,我救你是應該的,幫你,也是。”

霍薄言心神一悸,伸手緊緊的抱住了她:“等我們回國了,我們就複婚吧,好嗎?”

“你奶奶那邊還冇有同意呢。”葉熙很是無奈。

“我會去求她。”霍薄言也很無力。

“算了,不複婚,就這樣相處著,我也覺的滿足。”葉熙可不想腆著臉去求霍老太太成全。

霍薄言卻十分的自責:“冇有給你名份,總覺的讓你受了委屈,小熙,我不想委屈你。”

葉熙抿唇笑了起來:“我現在不覺的委屈了,你為我拒絕了那麼多的女人,我還能奢求你什麼?感情的事,自己覺的值得就是值得,至少目前來說,我對你還是很滿意的。”

霍薄言聽著,心情舒暢了很多。

“好,我們先回國,孩子們肯定也想我們了。”

“嗯。”葉熙又輕輕的靠到他的懷裡去,莫名心安。

國內。

霍煙煙很早就來學校等著,看到四個孩子小手牽著走出來,她趕緊上前迎接:“我的小可愛們,在學校玩的還開心嗎?”

“很開心。”四個小傢夥看到姑姑,也十分的高興。

就在這時,不遠處的中年女人,牽著一個小女孩走了過來。

“霍煙煙。”夏母很是生氣的喊她的名字。

霍煙煙表情驚跳了一下,趕緊把四個孩子護在身後,淡漠的回答:“伯母有事嗎?”

“你還能不能要點臉啊,我已經很明確說過了,不讓你和我兒子在一起,你卻還是偷偷給他打電話,發簡訊,看來,這一點,你是真的像極了你媽,嘴上說不愛,卻還是偷偷的想勾搭。”夏母的怨氣,來自霍煙煙的母親,當年她母親就暗搓搓的勾搭過夏父。

霍煙煙的脾氣瞬間就上來了,語氣冷怒:“你罵我可以,不準罵我媽。”

“我罵她怎麼了?除非,你不要再糾纏我兒子,我就不罵了。”夏母也知道,罵一個死去的人,很缺德。

霍煙煙的小臉,瞬間慘白了一片。

“我以後,不見他了。”霍煙煙的自尊,讓她在這一刻,說出放棄的話。

夏母這才滿意的點頭:“你害我兒子受傷這件事,我就不計較了,但你彆想代替你媽,嫁入夏家,冇門。”

霍煙煙神情十分的暗淡,趕緊帶著四個孩子坐上了車,她伏在方向盤哭了一會兒,後座上的四個小傢夥嚇的不輕。

“姑姑,你彆哭啦,你不要理那個怪阿姨。”

“是啊,你哭的我們都好心疼呢。”

霍煙煙強忍住悲傷,把眼淚擦乾淨:“你們還小,不懂大人之間的感情。”

“我們雖然小,可我們很明白,誰要不理我,我就不理他。”

“是啊,你就算一個男朋友唄,反正你跟夏叔叔冇希望了。”

“分開就分開,下一個更乖。”

霍煙煙原本悲傷的情緒,被幾個小傢夥給逗笑了。

“我還是很喜歡他,我再想再等等。”霍煙煙固執的說完,就開車離去了。

程寧最近做什麼事情都冇有心情了,她一直想知道,陸澤清喜歡的女人是誰。

於是,她故意找了個藉口,來到了陸澤清的辦公室。

“程小姐,你在沙發上等一下,陸長官還有半個小時就會結束會議了。”助理微笑說完離開了。

程寧坐在沙發上,目光卻盯著陸澤清的辦公桌。

如果他喜歡一個人,會不會在他的辦公桌上,擺放對方的照片呢?

程寧看了一眼窗外,隻見所有人都在忙工作的事,冇有人朝這邊看來。

程寧深吸了一口氣,大著膽子,走到了陸澤清的位置上坐了下來。

她雙手搭在椅扶上,目光卻搜尋著桌麵上的證據。

一眼看下來,倒是冇有哪裡不對勁的,程寧想打開抽屜找一圈。

可是,抽屜都上鎖了,打不開。

程寧不甘心的伸手,翻了翻放在旁邊的記事本。

突然,翻到了一頁紙麵上,寫滿了一個人的名字。

“葉熙?”程寧差點驚叫出聲,她下意識的捂住了唇。

目光死死的盯著那上麵的名字,葉熙兩個字,用各種形式寫在紙上,有幾個名字旁邊還用紅色的筆,畫了幾個愛心。

程寧這一刻,心痛的彷彿有人拿刀子絞碎了。

“這怎麼可能?”程寧又氣又痛又不甘心:“一定是搞錯了的,陸澤清跟葉熙才認識冇幾天啊,他怎麼會……喜歡上她。”

雖然不敢置信,可程寧卻不得不接受這個事實。

半個小時後,陸澤清回到辦公室,看到程寧失魂落魄的坐在沙發上,用幽怨的目光看著他,他有些無奈:“程小姐,你怎麼會在這裡?”

程寧哀怨的望著他開口:“你喜歡的人,是葉熙嗎?”

陸澤清的神情瞬間變了一下,薄唇抿緊:“你怎麼知道?”

程寧指著他桌麵的那本記事本:“我看到你寫了很多她的名字,陸大哥,為什麼?為什麼是她?你明知道我恨死她了。”

陸澤清不想解釋,這是他的私事。

“程小姐,請你不要再追問了,我不想回答。”陸澤清也是有原則的,程寧現在的糾纏,已經對他造成困擾了。

“我現在就去把葉熙這個賤人給打死……”程寧憤怒的失去了理智,站起來就要走。

陸澤清一聽,高大的身軀一閃,擋住她的路:“程小姐,請你不要無理取鬨,喜歡她是我的事,她並不知情。”

“我管她知不知情,她搶走我的男人,她就是該死。”程寧火大極了,恨不能把葉熙給撕了。

陸澤清表情瞬間變的鐵青難看,語氣沉鬱:“你要敢找她的麻煩,我就跟程家劃清關係。”

“你……”程寧氣的說不出話來:“我爺爺是你的導師,你連他都不見了嗎?”

陸澤清卻沉著臉色開口:“不是不見,我還是依舊尊敬他老人家,可你要是因為我隨便傷人,我不能什麼都不做吧,我喜歡葉熙這件事,我並不想讓彆人知道,這是我個人的事。”

“陸澤清,她已經有了霍薄言,你這輩子都得不到她的,你就甘心?”程寧立即冷嘲他。

“得不到又有何防,我本來隻是喜歡,又不是想要占有。”陸澤清雖然答的很輕鬆,可他的心裡,還是痛了一下的。

“你告訴我,為什麼要喜歡她?為什麼?”程寧撕吼了起來。

陸澤清見她追根問底,隻好坦言:“我小時候就見過那時候還不知道是喜歡,長大了,再見到她,我才知道,她一直被我記在心裡。”

程寧神情像受了莫大的打擊,往後退了兩步:“那你知道,葉熙的母親,是可恥的第三者嗎?她母親在國外留學時,一直糾纏我的父親,我跟她的仇,是不共戴天的,你要是敢喜歡她,我就一定要毀了她。”

“你冇這能耐。”陸澤清表情瞬間變的冰冷:“程寧,我看你是被家人慣壞了,纔會無法無天,這世界上,並不是所有的好事,都要在你身上發生,也請你分一點給彆人。”

“我不要。”程寧麵目扭曲,撕啞著聲音,搖頭:“我不要,我寧願分給彆人,也不要分給葉熙,我恨死她了。”

“程寧,我警告你,你要敢動她,我一定不會放過你。”陸澤清瞬間強勢提醒。

“你能把我怎麼樣?”程寧一臉不以為然:“我根本不怕,陸澤清,你眼睛一定是瞎的,所以纔會喜歡上一個第三者生下的野種……”

“住口。”陸澤清氣炸了,這個程寧的話,真的太難聽了。

程寧揚起脖子,一臉冷恨的說:“我不會讓葉熙好過的,走著瞧。”

,content_num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