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念夢小說 > 科幻 > 隻對她服軟 > 706 好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隻對她服軟 706 好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陳序……你他嗎的混蛋,人渣,王八蛋,你死哪兒去了陳序你知不知道這些天我和柚柚怎麼過的,王八蛋,王八蛋陳序你有本事你就一輩子彆回來,你逞什麼能不讓你去你非要去你能不能負責任一點,對你女兒負責任一點……”

簡瞳像是個瘋子,對著電話那端的人言語顛倒的哭喊大罵。

許禾輕輕鬆開了她的手,她知道簡瞳的這些情緒必須要發泄出來。

她這十幾天,實在是過的太痛苦太壓抑了。

“陳序……你要是真死了,我和柚柚怎麼辦啊,我們怎麼辦啊,你這個王八蛋,我上輩子是做了什麼孽,讓我這輩子遇到你愛上你這個混蛋……”

“那我上輩子,一定是積德行善的大善人,所以老天爺才獎勵我這輩子遇到了你。”

“瞳瞳,等我回去,我們就結婚吧。”

“瞳瞳,我差一點就死了。”

簡瞳原本還想罵他,但聽到這一句,她忽然就安靜了。

“陳序……”

“你知道嗎瞳瞳,人在快要死的那一瞬,其實什麼都冇辦法想了,我甚連柚柚的樣子都忘記了。”

“可我的腦子裡,卻還是裝著你。”

陳序有些虛弱的閉上眼:“瞳瞳,我們在一起的第一個除夕,你給我做的那一份豪華版的泡麪,我這輩子都記憶猶新,也許就是那個晚上,我就愛上你了……”

“簡瞳,等我回去,我重新追你一次,好不好?”

“不好。”

簡瞳哽嚥了一聲,眼底漸漸又蘊了淚:“我不要你追我。”

“瞳瞳……”

“你追我,我很容易就心軟了……可我不要心軟。”

簡瞳忍不住哭出聲來:“陳序,我害怕,我害怕的很,我這輩子被人放棄過好多次,我媽死的時候,我覺得天都塌了,我冇家了陳序,我像是浮萍一樣自生自滅,原本這樣也習慣了,但偏偏遇到了你……”

“陳序,你能不要我一次,就還會不要我第二次,第三次。”

“我丟了半條命了,我禁不起了……”

“瞳瞳,我陪著你,我們慢慢來,我一直陪到你不害怕的那天,好不好……”

陳序等了很久,久到他自己都有些絕望了,但簡瞳終於還是點了頭。

她輕輕說出了陳序渴望已久的那個字:“好。”

我給你機會,也是給我自己機會,給柚柚的機會。

陳序回來的前日,簡瞳帶著柚柚去見了張文禮。

張文禮下課出來時,簡瞳遠遠看到一個女教師跟他說笑著走出來。

似乎是發現了有人在等著張文禮,那個女教師就停了腳步,簡瞳注意到,她看了自己和柚柚好幾眼。

“還習慣嗎?”

“還成,同事們相處的都挺好的。”

“剛纔和你一起的……”

“哦,是我們物理組的同事,平常她就挺照顧我的。”

張文禮說著,卻見簡瞳望著他微微的笑了:“挺好的。”

“什麼挺好的?”

“我說你那位女同事挺好的。”

“瞳瞳……”

“文禮,我這次來找你是想告訴你一件事。”

簡瞳瘦了很多,但整個人的氣色和精神都和從前不大一樣了。

張文禮安靜的等著她開口。

“柚柚爸爸之前失蹤了大半個月,前兩天剛死裡逃生有了訊息。”

簡瞳說到這裡,仍有點心有餘悸。

她深吸了一口氣,再次望向張文禮:“文禮,我已經答應了柚柚爸爸,我們,再試一次……”

張文禮平靜眼底,最後的一絲光線也消失無蹤。

簡瞳心裡很難受,也覺得很抱歉,但感情中,就是如此。

她若是因為愧疚和不忍一直這樣拖延下去,隻會將張文禮傷的更深。

有些時候,有些事,必須得快刀斬亂麻。

“瞳瞳,我很欣慰,你選擇向我坦誠這一切。”

張文禮伸出手,摸了摸柚柚的頭髮,柚柚樂嗬嗬的衝他笑:“張叔叔,我爸爸要回來啦,他會給我帶很多很多的禮物的。”

張文禮不由得笑了。

在柚柚這一句稚氣的話語中,他心裡有什麼東西,好像就這樣輕輕放下了。

正如他是陽陽的親生父親,所以他們永遠割捨不斷父子關係一樣。

柚柚也是陳序的親生女兒,他們三個人,一輩子都斷不了這樣的糾葛。

他真的很喜歡簡瞳,但人生中總是充斥著遺憾和錯過的。

而這一次,不管怎樣,至少證明他的眼光冇有錯。

簡瞳真的是個好姑娘,她冇有吊著他,給自己安排一條後路,冇有將自己當做備胎。

心意確定之後,她就選擇開誠佈公的告訴他。

他是真的有點難受,但卻也為她和柚柚感到開心。

他們兩個人,至少有一個過的幸福,總好過之前,都是孤家寡人。

“文禮……你知道的,我是真心希望你過得幸福,你真的是一個很好的男人。”

簡瞳說的都是心裡話,如果她冇有遇到陳序。

如果從一開始她就嫁給了張文禮,他們會成為相敬如賓的一對恩愛夫妻。

隻是,哪裡有如果呢。

“是,我知道,瞳瞳,你放心吧,我會努力讓自己過得幸福的。”

簡瞳知道,張文禮這些話很可能隻是安慰她的。

但不管怎樣,至少現在的他可以說出來這句話了。

“張叔叔。”柚柚笑眯眯的叫了一聲:“張叔叔,媽媽要和爸爸和好啦。”

“柚柚開心嗎?”

“柚柚很開心。”

“柚柚開心就好。”

“張叔叔,柚柚會有漂亮阿姨嗎?”

張文禮怔了一下,忍俊不禁:“也許,會有的吧。”

簡瞳看了他一眼,笑道:“剛纔那位女同事,真的很不錯的樣子。”

張文禮嗯了一聲:“你說周婷啊,她挺可憐的,聽說因為不能生育,被婆婆和丈夫家暴,去年剛離了婚,還是淨身出戶的。”

簡瞳冇有多問,很多事情隻要埋下了種子,總會有萌芽的那一天的。

簡瞳帶著柚柚和張文利一起吃了飯,她開車回家,張文禮回了學校。

午休時,辦公室人很少,張文禮剛進去,就看到周婷坐在工位上,眼睛紅紅的,彷彿剛哭過的樣子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